快收藏最新域名:Kan433.com 点击复制

227 博业体育 新葡京 新葡京773 1525 ad

[武侠]夺命女婿

  《夺命女婿》(上)
洛阳城,第一大堡唐家堡。堡主唐登,年方四十,以一刀劈平湖北四个贼寨扬名。
他的“八卦刀”在武林鼎鼎有名,丧在刀下的恶人近百。
此刻,却有人上门挑战。
投帖的是一个高瘦的青年,他背着一把长剑,满脸胡子,穿得像个叫化,脚上的鞋蒙上厚厚的沙尘,显是远道而来。
“端木梁挑战唐登,取唐氏长女用三日。败,愿输上生命,百招为限。”
字写得龙飞凤舞。
“哼!姓端木的臭小子这样无礼?”唐家堡内的护院都很气愤∶“唐素儿小姐娇艳如花,岂能任叫化子借用?”纷纷亮出刀剑。
青年冷傲的∶“我不想滥杀,我要的是唐登!”
“凭你这叫化子?”唐家堡的第一护院,是青城派俗家弟子任不名,他善用“梅花剑”,唐登最器重的人。
青年望也没有望各人∶“还不快送帖给唐‘岳父’?”
“岂有此理!”任不名剑一挥,便出一招“梅花六弄”,分刺青年胸前五处要害。
青年端木梁并没有亮剑,他连闪五下,躲过这招。
任不名一招不中,又连挥出两招,但,又给青年避开了,他面顿通红∶“小叫化,还不亮剑?”
“我的剑太锋利!”端木梁很自信∶“收拾你不用利剑!”
他话未说完,五指一抓,就抓住任不名的手腕!
“哈┅”任不名剑向下一截,就想削端木梁的手指。
但,姓端木的这下是虚招,任不名的剑向下截,他抓过去的手就往下向上托,刚好打在任不名手肘上。
“喔!”一声惊呼。
“当!”的一声,任不名长剑坠地。
他脸由青转紫红,五招不到,就给人赤手击得自己跌剑,哪像是青城高手?第一护院?
“好!”一阵拍掌声∶“身手果然一流!”
五柳长须的唐登从内院踱出,身後有一随从捧着他的钢刀。
“老夫有那里得罪小英雄?”唐登皮笑肉不笑。
有堡丁将“顶拜帖”递给唐登看,他的面色随着字迹变色!
“好,拿刀来!”唐登暴喝∶“百招为限!”
他拔出精光四现、背有太极仪的钢刀!
青年端木梁握着剑鞘∶“来吧!还不拔剑?”唐登左手一扬,手指对方。
“我的剑太锋利!”端木梁冷笑∶“不想伤未来岳父!”
“在鞘的剑最利!”唐登暴跳如雷,刀一挥,耍出一记“两仪四象”,将端木梁罩在刀锋下。
“看帖应战吧!”端木梁冷冷的道。
“好!这小子死定了!”
任不名及众护院欢呼∶“堡主神威,杀他!杀这叫化子!”
但,端木梁却没有中刀,他身形奇快,一闪就闪到唐登身後,剑鞘一“笃”,就直刺唐登的背脊!
八卦刀亦不是浪得虚名,唐登右手握刀,向背後一伸,“当”的一声,刀背恰好挡住端木梁的一剑!
旁边的堡丁又是连连叫好∶“堡主刀法如神!”
唐登大喝一声,使出“乾”、“兑”、“离”三刀,直击端木梁上中下三路。
端木梁身往後一仰,跟着凌空弹起,唐登三刀又击了个空!两人身形都很快,片刻间就交了十招。
唐登心中有些吃惊∶“这小子剑未出鞘,已可抵我十招,万一他┅”
他额上汗珠直冒,八卦刀又挥出了“巽”刀法!
这是削敌头、肩、臂,但自己的腋下就露出空位,唐登与敌拚命时,就使出“巽”刀法!但端木梁万分灵巧,他突然一蹲,避过刀锋,跟着跃起,剑鞘就点向唐登腋下。
“噢!啊!”任不名知道唐登危险,他长剑就刺向端木梁背脊。
“当!”唐登的八卦刀飞出,恰好迎着任不名的剑尖,而端木梁的剑已离鞘而出,架在唐登的颈上∶“停手,你们快叫唐小姐出来,否则唐登明年今日就是死忌!”
唐登面如死灰,动也不敢动。
而任不名亦是面色苍白∶“你┅”
“爹!”一把女声响起,那是唐素儿,她从内院奔出。
“素儿┅不要出来!”唐登大喝。
就在这时,端木梁将唐登一推,推向任不名身上。而他就凌空而起,像只老鹰似的攫向唐素儿。
“啊!”唐素儿的武功不高,端木梁熊臂一抱,就将她的纤腰抱着,跟着“呼”的一声,直掠上屋顶。
“追,谁救得小姐,奖黄金五十两!”唐登已顾不得惨败,颜面无存了,他振臂大喊。
任不名等武师,纷纷跃上屋顶,有人扔飞刀,有人放袖箭。
端木梁身形奇快,臂下虽夹着数十斤的女体,但几下起落,已将唐登及任不名两人远远抛在後面。
唐登怒得双眼通红,他追了十多里後,拉着微微气喘的任不名∶“这小子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,唐家堡即向九大门派发英雄帖,敦请各路高手对付这端木梁!”
任不名眼中极度忧郁∶“堡主┅小姐┅她┅”
唐登沉腰打出一掌,将一株小树劈为两截∶“素儿,希望你一死保存清白┅唉┅”
唐登与任不名跃高再望,端木梁已不知跑到哪处去了,远处只有一丛密林。
“召堡丁来,我们搜山!”任不名气得乱挥手上剑∶“素儿,任大哥该死,我┅保护不了你!”
在唐登搜山当儿,端木梁却拐了一个弯,他钻回唐家堡的“後门”°°百卉果园。这是在堡後十多亩的山林地,他似乎很熟悉地形,挟着唐素儿就钻进一间磨谷房。他将她抛落地上,唐素儿想叫,但又怕没命,她惊惶的问∶“你┅你想怎样?”
“洞房!”
青年除下长剑,他蹲了下来,大手一探,就摸向唐素儿涨鼓鼓的奶子上。
“救命!”唐素儿惊叫,伸手就想护胸∶“你┅你迫我行淫┅我最多死!”
“哈┅哈┅”青年端木梁站了起来∶“养尊处优的小姐要自杀,好!”他皑了她一眼∶“还不快死?”
唐素儿粉脸一红,她下不了手杀死自己!
端木梁突然目露凶光,他右手一拉,长剑出鞘!
“不┅不要杀我!”唐素儿掩脸哭叫。
“哈┅哈┅”端木梁剑光一现,是将她的裙带削得片片碎,跟着还剑入鞘,动作快得惊人!
唐素儿的罗裙敞开,露出蓝色的胸兜及雪白的长裤来。他一扯,跟着将她的长裙抛到老远。
“噢!”唐素儿急用力搂着胸兜∶“你┅你真的要?”
“我一定要!”端木梁坐了下来∶“你想活着回去做大小姐,就得答应我!”
唐素儿虽怕死,但始终有羞耻感,她混身发抖,泪水夺眶而出。
端木梁满是胡子的嘴巳凑到她的粉脸上,他伸出舌头,将她的泪珠,卷进口里。
“噢┅你的胡子┅”唐素儿混身抖颤∶“噢┅”她不知是痕痒还是害怕。
端木梁就贴近她,他伸手一拉,她的胸兜被扯了下来。